文苑擷英

青年作家看陜煤作品(趙潔)——《初冬,我們一起去看煤》

作者: 趙潔     時間: 2013-12-02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這個初冬,我們一起去看煤
——“陜西青年作家走進陜煤”采風活動側記


 

   1


    車子在平展開闊的高速公路上疾馳。一路向北。
    窗外,初冬早晨的陽光穿透薄薄的霧靄,將溫暖的光芒灑向廣袤的渭北大地。寥廓的天幕下,麥苗青青,田疇相接,依著地勢向遠方綿延起伏。不大的車廂內,暖意融融,我們這群來自全省各地不同行業領域的年輕人已然褪去初時的生疏,調侃、嬉笑聲此起彼伏,仿若相識已久的老友重逢。其實,這中間除了少數幾人還算熟識,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見面。只因了對文學共同的追求,大家齊聚在省青年文學協會這面旗幟下,而此時,大家結伴同行,是要赴陜西煤業化工集團銅川礦業公司開展“陜西青年作家看陜煤”采風活動。
    與我同坐的,是年輕的女散文作家周子湘,雖說是第一次謀面,幾番交談后,便頗感隨緣。過道那邊,是長安作協的副主席白芳芳老師,此刻,她正凝神于膝頭的一本書。我們前面,80后女作家段路晨和西安畫界網主編、西安美術學院周莉老師在竊竊私語。后排,幾位男士還在調侃嬉鬧,不時引發幾聲哄笑,使得車內氣氛愈發活躍許多。
    帶隊的馬召平老師是省青協的常務副會長,一位我仰慕已久的青年散文作家,也是我的岐山老鄉,此刻,正安靜的坐在前排。待大家靜下來的空隙,轉過身來向大家闡述了此番采風活動的目的意義、行程安排,并介紹認識了陜煤化集團陪行的兩位工作人員。有意思的是,此二人確乎是太年輕了些,尤其那位企業文化部的業務主管李華,儼然剛踏出大學門檻的大學生。心想真好,年輕人在一起,也許會更易于溝通。
    銅煤,礦工,這一切離自己確乎是很遙遠的,只知道,我們的生活與他們息息相關,卻從來沒想過,竟有這樣一個機會去走近。更何況,這一次我們要去的陳家山煤礦,就是著名作家路遙創作《平凡的世界》重要部分的地方,心里更滿是驚喜和期待了。
    窗外,冬陽暖照。車廂內,一顆顆年輕火熱的心,在熱烈的期盼中,激蕩跳躍。

2


    銅川,在歷史上屬京畿重地。這是一塊神奇的土地,歷史積淀豐富,文物古跡眾多,這里有唐代名醫孫思邈行醫隱居地藥王山和唐太宗李世民避暑、高僧玄奘譯經圓寂地玉華宮遺址。唐代大書法家柳公權、北宋大畫家范寬均出生在銅川。
    銅川礦工俱樂部,一座其貌不揚的灰色建筑。反映煤城特色的地標性文化建設重點工程——“銅煤文化展覽館”,便坐落在這幢素樸的大樓內。
    進得館內,已有銅川礦務局一行領導在此等候,簡單的寒暄之后,端莊靚麗的講解員便引領大家開始參觀。于是便知曉,此展覽館于2012年3月開工程建設,在今年5月20日正式開館運行。展館總建筑面積1900平方米,室內面積1400平方米,分設印象廳、溯源廳、發展廳、奮進廳四個展廳。
    一樓的印象廳內,左面墻壁上,高懸著巨幅鎏金燙字匾額:“金生漢水,玉出藍田,黑色腰帶,誕于……”一曲意蘊深刻、慷慨激昂的《銅煤賦》,似從遠古走來,蕩氣回腸,讓我們一下子觸摸到銅川礦區的變遷史和銅煤人的精神氣韻。上到二樓,聲光電一體的多媒體影像《百里銅煤耀華夏》引領大家穿越時空,追根溯源,使我們對銅川這塊神奇的土地,以及銅煤人艱苦奮斗的創業史、與時俱進的發展史、催人奮進的光榮史,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也許是這塊土地太豐沃,這部歷史太厚重,大家在觀看時竟都是同樣的屏息凝神,正襟危坐,唯有宏厚激昂的旋律在大廳久久回蕩。
    在展覽館講解員的引領下,我們依次觀看了展館內珍貴的實物資料,當大量的文字、圖片、雕塑、沙盤,以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多種布展形式呈現于眼前,我們便對銅煤58年創業歷程中的輝煌業績、英模人物,以及安全生產、科技創新、民生工程等重大事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尤其當我們得知,銅川礦業公司這家具有58年歷史的老牌煤炭企業,幾十年來,在為國家生產大量優質煤炭和上繳幾十個億稅金的同時,培養出了像《唱支山歌給黨聽》的詞作者姚筱舟等優秀的基層文藝工作者時,大家更是感慨萬千,唏噓不止。
    “看,多美的笑臉!”一聲驚嘆傳入耳際,側目看時,我的視線便再也從那面巨幅笑臉墻上收不回來了。那是怎樣一幅撼動人心的畫面??!男人的臉,女人的臉,中年的臉,青年的臉,黧黑粗獷的臉,白皙俊美的臉,棱角分明的臉,線條柔美的臉,甚至有好些張臉龐,在鼻梁,或者額頭鬢角,還殘存著一抹抹清晰的墨跡,卻全都無一例外的展顏歡笑。那張張笑臉,竟是如此的素樸、美麗,宛若一朵朵盛開在晴空下的向日葵。
    久久地,佇立在這面笑臉墻前,我似乎才體悟到銅煤人所追求的“快樂工作,幸福生活”的真諦,讀懂了什么才是生命真正的粲然和美麗。


3


    陳家山煤礦,是銅川礦務局主力礦井之一,以盛產“香山牌”煤炭遠銷日本、菲律賓等國,更因著名作家路遙80年代曾在這里采風,著就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而留下盛名。我們此次采風活動的下一站,便是要深入到陳家山礦區參觀學習。
    當一座座山頭被遠遠的拋在身后,眼前赫然閃現一脈細長的清流時,心里就滿是抑制不住的興奮了。冬陽暖照,清風弱柳,沮水緩緩地向東流淌。幾只體態秀美、羽白頰紅的鳥禽,就是在那個靜美的午后,冷不丁地躍入我們的視野。有人在歡呼,有人拿起相機忙不迭地拍照,就在大家爭論是什么水鳥時,來自“朱鹮故鄉”——洋縣的李東,一個帥氣的小伙子朗聲告訴大家:“是朱鹮!”車內沸騰了!難怪大家驚疑,這一稀世珍禽向來以對生境條件要求甚高而著稱于世,如今能在這渭北山地生息繁衍,確實令人稱奇。
    當車子在一個山坳停下來,“陳家山國家煤礦安全教育警示基地”幾個大字躍入眼簾。下得車來,在礦區解說員的引領下,大家很默契的排成一長溜,每人接過一朵潔白的小白花,別在胸前,緩緩走向巍然屹立的“11?28”礦難紀念碑。我們眼前,高大的礦難警示碑下,擺放著一只碩大的黃色安全帽,下面“安全為天,警鐘長鳴”八個大字赫然入目。不遠處的山坳,層層緩坡上排列著一個個黑色的墓碑。敬獻花圈,默默祭拜,一種悲戚肅穆的氣息彌漫在寂靜的山坳。繞到碑后,目光從一個個曾經鮮活的名字上掃過,一陣莫名的顫栗和敬畏,從我的腳底直抵心頭。
    祭拜結束,走進一旁的安全教育警示廳,正面上方懸掛著溫家寶總理2005年元月在陳家山看望遇難礦工家屬巨幅照片。大廳中間一個紅色的展臺上擺放著9件礦難中井下設備和礦工用品的殘骸,其中有扭曲變形的風機和皮帶鋼槽,有殘破不堪的礦燈、安全帽……生動地展示了井下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警示世人時刻銘記血的教訓。展廳四周置有14個展板,分別展示了礦難發生時積極搜救、救治傷員、安撫家屬等一系列剪影文字資料和圖片,看著眼前這一幕幕悲情的場景,那一個個披麻戴孝滿眶含淚的幼女稚童,那悲痛欲絕哭天搶地的白發爹娘,我的眼淚禁不住奪眶而出,整個人也被一種莫大的悲慟淹沒。聊以慰藉的是,在后面的展板中,我也看到了黨和各界政府,以及銅川礦務局領導對礦難家屬善后事宜的妥善安置,哀痛的人們已漸漸從礦難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是的,逝者遠已,惟愿活著的人堅強樂觀,有足夠的勇氣直面今后的生活。
    其實,在陳家山礦區的角角落落,我們隨處可以觸摸到堅強和樂觀,以及對工作、生活昂揚向上的激情。在和礦區領導歡聚一堂的座談會上,我們重溫一個國有大企業發展、崛起的輝煌歷程;到企業文化展室,徜徉于礦區園林綠化帶,欣賞那一面面企業文化墻,我們驚訝于其濃郁和諧的企業文化氛圍,感受企業文化帶給礦區的巨變;深入車間,傾聽年輕的礦工做工作流程簡介,體會新時代工人對工作的敬業與執著。到礦燈房感受精細化管理,我們真切的感動于企業對員工貼心的服務和關懷……
    非常湊巧的是,在礦井涵洞外,我們恰逢一批正要下井作業的礦工。在眾多線條粗獷、黧黑粗糙的面孔中,我發現了一張年輕礦工的臉,齊整潔白的牙齒,笑盈盈的眼睛,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一旁的陪同者告訴我們,這是一位去年剛剛大學畢業的技術員,在機械化操作的今天,這些大中專畢業生已迅速成長為井下作業的中堅力量。望著那張陽光般明媚的的笑臉,我連忙舉起相機,搶拍下這個美好的瞬間,讓勞動者最燦爛的笑臉定格成永恒。
    是夜,一彎新月斜掛柳梢,行走在沮水河畔清冷的夜風里,腳下是淙淙的水流聲,整個陳家山礦區已是萬家燈火。忽然想起多年以前,那位在這片土地上譜寫出恢弘巨著的作家,他定也和我一樣,這樣靜靜地守望過眼前的山水草木吧。這樣想著的時候,心便也莫名的激動了起來。

 

4.


    說實話,初聞照金這個地名時,我還真是愣了一下。幾乎是下意識的,我想到了江西瑞金,那個名聲飛揚的紅色革命圣地。我不知道它們之間有沒什么關聯,因為汗顏于自己的孤陋寡聞,便只噤聲端坐,凝神觀望車窗外延綿不絕的山嶺。
    初冬的山野實在是有些清冷了,黃葉飄零,蒹葭蒼蒼,一些落光了葉子的樹木,枯瘦的枝杈在晨光里微微的顫動。隨行的人告訴我們,來的有點晚了,若是再提前小半個月,便能賞到最美麗的香山秋色了。其實不然,就在轉過幾個山頭之后,我們眼底的色彩已然斑斕了起來,那些縱橫的溝壑,幽深的谷澗,全被涂抹上紅的、黃的、綠的各色釉彩,恍若一幅絢爛奪目的巨幅錦緞在山卯梁壑間鋪展開去。當那一面面險崖峭壁,奇峰秀谷以極其獨特的丹霞地貌呈現在我們面前時,大家無不驚嘆叫絕,深深地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
    懷著幾分敬畏,我們走進青煙繚繞的大香山寺。讀碑文得知,香山是我國八大佛教叢林和省內三大寺院之一,相傳妙善公主于此修身成佛。它始于苻秦,興盛于姚秦,已有1660多年歷史,山上建有白雀寺、龍泉寺、圣果院、云崖寺等佛教建筑群,素有“北香山,南普陀”的盛名。每年農歷三月十五和十月十五為香山廟會,登山拜佛者絡繹不絕,香火很是旺盛。噤聲斂息,在寺里繞行一圈,只覺那些精美的樓廊立柱,翹瓦飛檐,處處金碧輝煌,氣勢恢宏。自知從凡塵來,攜了滿身的浮塵喧囂,唯恐擾了神靈,在那金身塑像前焚香叩拜,便分外虔誠。折身,又隨眾人登上更高處的西峰,站在初冬有些清冷的空氣里,凝神遠眺,好生愜意。
    在接下來的多半天里,采風團一行又親臨了位于照金鎮白石崖村的紅軍兵營舊址,沿著石階小路,走進山勢雄偉險峻、陰暗潮濕的“紅軍洞”,大家久久佇立,浮想聯翩。在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照金紀念館,通過瞻仰館內收藏的革命文物、文獻資料等,我們方才知曉,腳下的這方土地,在中國革命史上譜寫了多么氣勢恢弘的篇章。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正是在這里創建了西北地區第一個山區革命根據地,從而留下“南有瑞金,北有照金”的美譽。且行且看中,大家的思緒被帶回了那艱苦卓絕的烽火歲月,一時感慨萬千。
最后一次,將目光定在遼闊天幕下那座雄偉的革命英雄紀念碑上,我恍惚看到,一群白色的鴿子從碑體振翅掠過,串串清亮的哨音劃破萬里長空……

 

5


    煤,一種深埋在地底的黑石頭。
    天崩地裂掩埋了它的軀體,沉重的泥沙巖石將它塵存,在黑暗的大地深處,它沉睡千年,默默沉淀,一點一點積攢力量。
    終有一日,它躍出地面,熊熊燃燒,釋放熱量,以燎原之勢照亮整個大地。
一塊煤,一縷星星之火,一個革命老區,一片紅色的熱土,在這個清冷的初冬,注定將帶給我們無限光明與溫暖....

     (趙潔)

上一篇:李建明攝影作品——《華彩樂章》 下一篇:青年作家看陜煤作品(周子湘)——《苦難的反思》
亚洲成av人在线视_国产性视频免费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