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擷英

青年作家看陜煤作品(段路晨)——《黑洞思》

作者: 段路晨     時間: 2013-12-03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黑洞思
                                

    車輛行進在高速公路途中的山洞里,盡管洞頂有光,我們內心還是會期待著明亮的洞口。即便洞外也是漆黑一片,依然能夠感受到大自然的豁然開朗。曾經在被開發成景區的溶洞中游玩,盡管洞內被多彩的燈光映襯得光怪陸離,還是會因山洞的封閉而產生本能的恐懼。深洞常被描述成妖怪出沒和神仙修煉的地方,因為黑暗幽深而引發人的種種猜測。
    人類發現了煤可以作為能源之后,便開啟了開洞采煤歷史。對弱小種族的壓迫、對礦工的奴役之路延續了千百年。沒有人天生喜歡長時間呆在漆黑的洞里,何況是危機四伏的礦區。數不清有多少礦工因山體坍塌、瓦斯爆炸而死亡,更數不清有多少人被惡勢力誘騙到偏遠地區被迫做了礦工,有的甚至流亡海外,不知下落。
    此次赴銅川陳家山煤礦采風,才知曉《唱支山歌給黨聽》的歌詞作者就是當地一名普通的煤礦工人。這首歌的譜曲很好地展現了其中感情的起落,中間一段回憶性的鋪敘更真實反映了當年礦工的工作生活狀態——“舊社會,鞭子抽我身,母親只會淚淋淋”,除了流淚,無法反抗,民間流傳起“活著干,死了算”的無望呻吟。煤礦博物館的玻璃展臺內,我們看到了曾被煤礦主使用過的帶著血印的皮鞭,講解員說,不管礦工干得好與不好,走得快與不快,每天都要被抽上三鞭。一代又一代的印象中,礦工總是臟兮兮地游走在社會的底層,不被視作一個體面的職業。而礦工本身,也出于養家糊口的種種無奈,只得咬緊牙關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走進漆黑的山洞。
    去過陳家山煤礦才知,現代化的井下操作系統早已替代了傳統的作業方式:移動救生艙、永久性避難硐室等緊急避險系統提高了防災、抗災能力,井下超市、班中食品、防爆飲水機的配備改善了井下生活環境?!翱鞓饭ぷ?,體面生活”一度是銅川礦業公司的企業文化口號,而今“體面”換成了“幸?!?,一詞的改動涵蓋了主體感官的變化,他們希望礦工由內而外產生幸福感,而不是體面給別人看。
    礦區外,我們見到了坐在小火車里正要去上晚班的礦工,他們的工服因為煤炭粉塵的彌漫而看不清顏色,這些人唇齒間的笑容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下午六點半進礦,凌晨三點出礦,需要在沒有陽光的深洞中工作八小時,無法想象他們忍受著怎樣的寂寞。
    我曾在沒有窗戶的房子里住過兩年。如果不開燈,24小時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那是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初來乍到,宿舍十分緊張,起初只聽說屋里空調暖氣俱全,但沒人告訴我這是間用板材隔成的黑房子。剛搬進去那天,看到高高的天花板上掛著一頂昏黃的燈,微弱的光線不足以映射至房間的每個角落。由于沒有陽臺,白天又要上班,洗過的衣服只能在室內陰干,以防拿出去晾曬而丟失引起尷尬。每逢春秋的雨季,屋里變得尤為潮濕。每個周末,我很少呆在宿舍,一定要外出大半天,只因難以忍受陰潮房間的壓抑感。我常常以此類比穴居生活,更理解了原始人為何一旦有了保衛家園的能力,便拋棄洞穴倚靠坡地建造明亮的房屋。
    蕓蕓眾生于天地,就像一棵棵小草,需要陽光的照耀,機體才能煥發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那段穴居般的光陰讓我收獲了珍貴的友誼,我們換了瓦數最高的燈泡,每天開門通風,經常去曬被褥,最大限度去改造潮濕的環境。如今坐在沙發上,陽光透過客廳的落地窗灑進房間,我常常想念那段和舍友共命運的日子。記得在我心情低落的時候,她說過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每次白天從外面回來開燈總會覺得宿舍好黑,但漸漸呆久了才發現屋里其實挺亮的,而我們每次出門從不因為外面太亮而抱怨?!比藦母叱弊呦虻凸缺銟O度不適應,而一下子踏上高點很快會欣然接受;人往往十分在意不利的因素,卻對表面的有利條件放松了警惕。其實,無論明亮還是黑暗、高潮還是低谷,都各有利弊。平和些去面對,會發現壞事情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糟,正如人極強的適應能力足以消除掉那些困難和不安。
    能夠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有著十分強大的內心。沒有最直觀的視覺作為引導,只能最大限度調動起身體其他的感官力量,摸索著前行的路。此次礦區行第二天專程到訪了銅川的大香山,也讓我再次見到了那只患有白內障的小狗。
    去年夏天單位組織活動到過這里。在大香山寺的石階上,我遇到了一只緩緩下樓梯的小狗,它的毛色摻雜著泥土,但依然看得出來它純白的本色。起初我走在它的身后,小狗小心翼翼地往下走。沒幾步我超過了它,回頭想逗逗這只笨拙的小家伙,才發現它的眼珠泛白,沒有絲毫光澤。我在它面前舞動著手臂,小白狗停下了腳步,循聲朝我望來,瞬間意識到它是盲的??墒?,小狗雖然看不見,卻散發著人一般篤定的神情。我十分感慨,用相機記錄下了這一瞬間?;貋砗?,在空間里建立了名叫“小美好”的相冊,封面照片就是這只堅強的盲狗。
    時隔一年半,我再次見到了它。小白狗安靜地臥在尚未完工的殿門外,下山時同行的人在以嚇唬的方式逗它玩,盲狗站了起來,不知所措地原地踱著,但仍然不做聲。與此同時,從一堆木材后跑出一只體型稍大的狗,以最快的速度擋在盲狗身前,豎起尾巴戰斗似的保持高度警惕。出乎我意料的是,它也沒有叫,直至目送我們離開。原來盲狗之所以能夠很好地存活下來,是因為有一個不顧一切保護它的伙伴。
    人的內心之所以能在黑暗中保持強大,源于一個支撐他的基石。這基石往往是他最在意的東西,為了生計的信念,溫馨美好的家庭,同甘共苦的友誼,刻骨銘心的愛情……此類的小美好、小幸福與戰爭年代的戰士相比,后者的目標則宏偉博大得多。
    由于當地特有的丹霞地貌結構,形成了很多深洞,共產黨與國民黨周旋的時期,這里是藏匿軍火和傷兵的好地方。此時,深洞承擔起了它最初的防御價值,革命者在這里積攢實力,時刻等待著薄發的時機。沿途經過的薛家寨有很多這樣的山洞,在特別時期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從洞內向外看,深秋的山林依然有盎然的新綠,一束束陽光打在葉尖,靈動而美麗?;蛟S那年躺在洞穴角落的傷兵曾無數次被那抹綠意打動,爬上枝丫的綠色如同新思想一點點萌發,總有一天會遍布神州大地。
    革命志士在黑暗中一步步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不斷修正著角度和步幅,以確保不偏不移的走向。從工農階級的維護者,到全民族中國夢實現的助推手,在歌曲中被親切地比作母親的共產黨,也在努力踐行實現民族復興的誓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當昔日受壓迫的礦工也在曠野中唱起甜美的歌謠,明媚的生活就展現在眼前。

                        
【個人簡介】段路晨:女,1988年生,陜西寶雞人。2001年開始發表詩文作品,著有文集《等待花開》《緣起西大》?,F為中國音樂文學學會、陜西省作家協會、陜西詩詞學會、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會員。

 

 

上一篇:青年作家看陜煤作品(王琪)——《我的礦工兄弟》 下一篇:李華散文——《與礦區有關的文化之旅》
亚洲成av人在线视_国产性视频免费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