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擷英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主題征文:《教場村紀事 》

作者: 李衛國     時間: 2018-11-10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教場村紀事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清晨六時我和妻子小俠收拾行裝出發了,我們要回我插隊落戶的生產隊教場村。

我們的家在陜西省銅川市王益區,在銅川北關車站乘上發往玉華宮的客車,我的心情就像空中的和平鴿一樣向著遠方飛去。車子駛過金鎖關,我立刻感到了一絲清爽。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毛主席的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說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學畢業的子女送到鄉下去,來一個動員。各地農村的同志應當歡迎他們去?!彪S即在全國各地開展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1977年6月1日,我和鄭景奎、劉福貴、苗志錦、白金紅、吳彥勝、李群山、肖東平、吳培義九個知青從銅川市郊區,來到延安地區宜君縣焦坪公社寺坪大隊教場生產隊插隊落戶,這是當時延安地區最南端的一個縣(現在已劃歸銅川市)。

這金鎖關是陜西關中八百里秦川與陜北黃土高原分界的一個交通要道。1945年4月,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董必武代表中國共產黨和解放區軍民,參加中國代表團,出席在美國舊金山舉行的聯合國制憲會議時,由延安南下途經金鎖關時賦詩一首《金鎖關》:“憶自延安別,南來路不平。洛河鐵甲守,金鎖黯云橫?;购蜗嗥?,風波未可行。昔人哀鷸蚌,毋使后哀今?!薄锻倏h志》(清朝版本)中記述金鎖關:“在縣北三十里,關有神水峽,高山夾峰,絕壁千尺。水流洶涌,響震山谷,實為榆塞秦關襟喉要地,東北通榆林,西北通寧夏甘肅”。

8點30分,我和小俠在西馬武村下車,丁字路口開商店的馬歲玲聞知我們是知青要回教場村后十分熱情,她說,這幾年,經常有北京知青回隊看望的。她讓侄女饒艷紅放下手里的活計,開小車送我們。艷紅邊開車邊給我們介紹:“過去要去教場村,是土路,坑坑洼洼,還得下山溝,崎嶇難行,不要說行車了,人走都十分費勁呢,現在好了,國家實施村村通工程,你們教場村也通了混凝土公路,看多方便?!笔茄?,過去步行需要一兩個小時的路,說話間十幾分鐘,便到了教場村。

這是教場村嗎,是的,是教場新農村。在艷紅的幫助下,我找到了我插隊時的生產隊隊長劉永剛大哥家,劉永剛隊長和嫂子、兒子、兒媳都迎出門來,握住我和小俠的手,我和劉隊長擁抱在一起,我激動地流出了熱淚,我1978年12月招工離開教場村后,一直與劉永剛隊長和鄉親們保持著聯系,劉隊長也十分高興:“衛國呀,你說時間快不快,真是彈指一揮間呀,今天是6月2日,你們九個知青來咱隊插隊整四十一年了,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樣呀!”鄉親們聽說當年的知青回來了,都高興的聚攏來,一起拉家常??粗l親們這磚瓦結構、磚混結構的新房子,我和小俠心里也非常高興。

我插隊下鄉的生產隊教場村就在金鎖關北邊的北高山上,屬于西部子午嶺山地區,海拔在1700米,山勢雄偉,河谷深切,主脊地帶梢林灌叢茂密。西安至黃陵高速公路G65的蒿莊梁隧道就在我們教場村這道北高山的下面穿過。今天剛好是晴天,站在教場村的山梁上四周眺望,天空湛藍,百十里一望無際,盡收眼底。北高山的東面與宜君哭泉梁相接,西邊與鳳凰山相接,山南邊是石川河水系的漆水河,山北邊是洛河水系,教場村就是沿著這山的北坡鋪開,一直往下,就是洛河支流西河。

我給劉永剛隊長的禮品是一套我參與編纂《銅川礦務局志》系列叢書。1977年下鄉時我十七歲,劉隊長當年對我鼓勵鞭策,苦口婆心地勸說,告誡我千萬不要丟下書本,給我指出發言稿里的錯別字,我永遠忘不了。劉隊長拍著我的肩膀說:“衛國,你給村里送這套銅川礦務局發展史,真正是比金子還貴重,鄉親們知道你心里有咱們教場村,沒有忘記教場村!”劉永剛隊長今年有六十六歲,身體精干硬朗利落,頭腦聰明,年輕時愛搞農業試驗,掌握林果技術,在教場村周圍十里八村是響當當的人物呢。劉隊長的父親是師范畢業,被錯劃為右派,一家人從商洛下放到教場村,后來劉隊長的大弟弟永康考上延安衛校,畢業后在宜君縣醫院工作,經?;剞r村給鄉親們巡診治病,劉隊長還有個弟弟考上師范學院,成為教師,劉隊長的兒女都給他爭氣,有的在外干工,有的在家務農,劉隊長和嫂子是兒孫滿堂。

9點30分,劉永剛隊長帶領我和小俠看望我們教場村的另一位生產隊長辛振祥,辛隊長今年有七十多歲,人比以前消瘦了許多,辛隊長給我愛人小俠介紹他1977年怎么領著我,背著行李步行八十里去參加修建宜君縣西河水庫的事; 介紹1977年秋天,他怎么與劉隊長一起領著教場村的鄉親們參加宜君縣,在西包公路沿線山坡和山節嶺集中勞力展開的大會戰,挖反坡水平溝育林帶,為來年造林整地,打基礎的事。

教場村是由教場和嶺嶺兩個自然村組成的村莊,1978年,教場全村有15戶96口人。今年有25戶118口人。1977年我插隊時,村里沒有通電,照明靠點煤油燈,磨面靠柴油發動機作動力。村上村下的路只能依靠牛拉架子車運莊稼。

劉隊長和辛隊長給我介紹說,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之后,中國走上了改革開放的道路,教場村的鄉親們趕上了好時代——

1980年11月,咱宜君縣開始推行統一經營、聯產計酬生產責任制,在生產隊內劃分生產作業組;生產隊對作業組實行“三包”(包工、包產、包投資),超產部分的70%獎勵給作業組,30%交給生產隊,生產隊實行統一分配。

1981年10月,咱宜君縣開展林業“三定”(穩定林權、劃定自留山、確定林業生產責任制)工作,劃給咱農民自留柴山,責任山,給咱林地頒發了林權證,給咱私人樹木頒發了樹權證書。

1984年10月,宜君縣人民政府向咱農民頒發土地承包使用證書。

2001年咱教場村通了電,2010年建成混凝土路面,2016年家家戶戶用上了自來水,2017年8月安裝上太陽能路燈。

劉隊長說:“我們家1999年搬上山梁平地方,蓋起了磚木結構的大房子。去年我們家又建成了磚混結構、采光充足、室內布局更合理、有客廳、衛生間的200多平方的住宅?!?

我在教場村插隊時,我們生產隊的土地十分貧瘠,那時,一畝地才能打130斤麥子,薄地甚至只能打幾十斤,好的玉米地一畝能打個400斤就不錯了。1977年我在生產隊干了半年,才分了不到十斤麥子,一個工的分值才0.11元人民幣。所以那時,教場村的鄉親們家家戶戶都缺糧食,我也體會到了饑餓的滋味。

劉隊長帶著我和小俠把村里種滿玉米莊稼地和核桃樹林走了個遍,玉米的長勢實在讓人喜歡。劉隊長十分自豪地介紹說:“衛國呀,自從包產到戶以來,咱們教場村家家戶戶都不缺糧食了!”正說話間,在玉米地收拾莊稼的根源來到核桃樹下與我見面,根源比我大一歲,人很樸實,他憨厚地笑著給小俠介紹說:“弟妹,你知道不,衛國插隊的時候,我經常背著我爸我媽給衛國偷著挖我家的炒面呢,衛國你記得不,哈哈哈?!钡拇_有這么回事,我剛插隊時,國家免費給我們知青供應口糧,我們知青不善于計劃,把糧從公社糧站運回來,九個知青小伙子,頓頓撈面條,大白饃,三下五除二,到月底總要斷幾天糧,唉,餓肚子的滋味呀別提多難受了。后來,在劉隊長的幫助下,我們知青印制了飯票,加上知青自留地的蔬菜,和鄉親們給我們送的土豆南瓜豆角,慢慢的才有了正常的過活。我清楚地記得,我們知青斷頓的時候,多少次,都是劉隊長的母親做好飯,讓劉隊長的弟弟七斤悄悄在知青點叫我去他們家吃飯,根源和老保管也經常給我飯吃。

我們知青點在嶺嶺自然村住,嶺嶺村加上我們知青才四家人。劉隊長家、根源家、老保管家。

“這是麥鳳家,這是水仙家的老房子,這是新城家,這是福芹家……”劉隊長帶著我們一家一家走一走,看一看,拜訪鄉親們。

山青樹綠的環境、干凈整潔的村莊、安居樂業的村民,給我和妻子留下很好的印象,讓我們感動。

“這就是原來的小學校?!卑?,教場村的小學校沒有任何存在過的痕跡,只是四十一年前操場邊的那棵幾厘米粗的小核桃樹,長成了兩個人才可以抱住的大樹。村里的孩子們現在都在合并后的人口較集中的村鎮中小學校讀書,村里有許多年輕的父母在陪孩子讀書。劉隊長介紹說我們教場村先后有五六個娃考上了大學。

11點06分,劉隊長、我和小俠回到了我們知青點——嶺嶺村。村頭大坡上的大柳樹、大核桃樹依然挺立。嶺嶺村后面的山叫腰洼,前面的渠叫西安渠渠。我們知青的家和三家鄰居房子構成的小村莊,經過四十一年的時間,所有的房屋,包括永剛哥家四五間房子、老保管家三間房子、根源家四五間房子、教場村飼養室,已經隨著新農村建設全都拆除了,沒有一點曾經有過房子的痕跡,房屋所處的位置已經成了玉米地。所幸的是,我在村口路邊的草叢里找到了兩個石碾子,我們知青的八分“自留地”也成了楊樹林。

劉永剛隊長領我們看了我們小村子四十一年前吃水的水泉子,現在泉水仍在汩汩流淌,我捧上泉水,喝了幾口,依然甘甜。小俠和我跟著劉隊長把教場村的玉米地跑了個遍,我們原以為可以摘些野菜呢,沒有想到,玉米地、核桃樹林的地上,土壤都是剛鋤過的,教場村的鄉親,真讓我們敬佩呀!

我們看了劉隊長家玉米地,幾片槐樹林,還有劉隊長和兒子劉驚奇種植的已經成林二十年的核桃園。我們看到,劉哥家的玉米長勢明顯比村里其他人家的玉米長得好很多。

轉了五個小時,我的感受是:教場村的鄉親們的生活和生產是一刻也沒有停止,教場村的耕地是一畝一分也沒有撂荒,鄉親們的勤勞讓我們感動。

劉隊長給我談他的感受:“習近平總書記說幸福生活是奮斗來的,真是千真萬確呀。我們一家人現在打的糧食比1978年全生產隊打的糧食還要多,衛國你說咋能缺吃缺穿呢。當然,現在糧食豐收的綜合因素很多,使用地膜、種子,化肥,現在玉米一般土地的收成是1400至1700斤,稍好的土地畝產可以打2000斤呢!糧食好賣,國家有收購保護價,給種糧食的鄉親們按畝數發種糧補貼。四十年前咱們村吃國家返銷糧的日子和現在鄉親們美滋滋的日子相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呀!”

15點05分,劉隊長的愛人和兒媳做好了一桌豐盛的飯菜,款待我和小俠。劉永剛隊長讓我和小俠看了宜君縣人民政府2016年10月6日頒發給他和兒子劉驚奇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我閱讀證書的內容,權利性質:家庭承包;承包起止日期:1998年12月31日至2028年12月31日;確權方式:確權確地。宜君縣人民政府林業局2004年12月10日頒發給劉隊長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林權證》,林地使用期30年。劉隊長給我說:“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宣布,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把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真是給咱們鄉親們吃了顆定心丸,大家更是想的長遠了,敢于給土地里投入了,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得民心!”

是呀,1978年我們教場村集全生產隊之力,用3200元買回一臺手扶拖拉機,還像寶貝一般不舍得使用?,F在,我們教場村家家戶戶那一家不是一兩臺拖拉機,辛隊長介紹說,“現在村子里的土地從耕到種,到收獲,都是依靠機械化作業”。劉隊長微笑著給我和小俠說:“咱們村的生活,現在和城里一樣樣的,看上電視,用上網絡、手機,可以隨時刷微信。蔬菜、日用品都是商家送上門,你只需要說要不要,年輕人的80后、90后都是網購,天南海北,什么都不缺,而且咱村空氣新鮮,森林氧吧,夜晚星光燦爛,白天是藍天白云,有時間了,我要動筆,把咱們教場村的生活變化寫出來,哈哈哈,好不快哉!”

16點55分,我和小俠告別鄉親們,準備回銅川,劉隊長開車送我們,剛到村頭,遇見賣菜的小張,他駕工具車走村賣菜,他的兒子女子都是小俠的學生,他邀請我們搭乘他的車。于是,我又一次和劉永剛隊長擁抱,劉隊長說:“衛國你想寫小說,抽出空閑時間回咱教場村住下,平心靜氣,好好寫?!?

與鄉親們揮手告別,今天回教場村的感受很深,我在朋友圈發了我們教場村的視頻和照片,贏得了近百人點贊。我知道朋友們是在為黃土地點贊,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鄉親們點贊?。?span>李衛國)

上一篇:劉燕 散文——《石林小記》 下一篇:邵慶芳 散文——《品味書香》
亚洲成av人在线视_国产性视频免费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